当前位置:宜昌男科_最好的男科医院_九龙男科医院 ,专治前列腺炎,包皮包茎,等性功能障碍【第一品牌】 > 先进设备 >

中生回A启动上市辅导 复星、远大为何相差6倍市值?

日期:2021-03-19 00:17  来源:  作者:宜昌九龙男科医院 

当前的医药产业,以恒瑞为代表的自研创新发展模式与以复星为代表的并购扩张模式,是最为典型的两种医药企业扩张模式。 资本驱动下,通过投资并购筑成其医药王国,并实现规模快速扩张的本土老牌医药巨头们,为实现内生与外延的双轮驱动,正在各显神通。当前阶段下,自主研发+外部并购+许可引进的研发模式正在成为医药巨头们内生外延、合纵连横的方式。 在资本布局下,医药巨头们迅速丰富了核心领域产品管线,完成了核心领域的创新产品管线布局,为其中长期增长提供了新的动能。 01 首仿之王要回A了 “震惊!中生要回科创板了。” 2月3日晚,中国生物制药发布公告称,拟计划在科创板上市。根据公告,中国生物制药此次拟在科创板发行的股票全部为新股,募集资金拟用于发展主营业务、业内并购及整合以及一般营运资金。 中国生物制药回A的脚步近了。 2月23日晚,北京证监局官网披露中金公司及中信证券关于中国生物制药有限公司科创板IPO上市辅导基本情况表。中国生物制药有限公司已与中金公司及中信证券于2021年2月8日签署辅导协议。 中国生物制药于2000年9月在港交所主板上市,截至目前,其市值已超过1600亿港元。据悉,中国生物制药的业务覆盖医药各种研发平台、智能化生产和强大销售体系全产业链。其产品包括多种生物药和化学药,在肝病、肿瘤、骨科、抗感染及呼吸系统疾病等多个极具潜力的治疗领域处于优势地位。 诚然,千亿市值巨头的医药帝国不是一天建成的。 医药产业丰富的资本运作经验以及强大的项目合作能力,让中国生物制药的医药版图不断扩大。从1997年与江苏天晴合资成立正大天晴以来,中国生物制药先后以新建或投资收购的方式控股了正大天晴、南京正大天晴、北京泰德、正大丰海、正大清江、正大制药青岛等主要子公司。 以仿制药起家的中国生物制药,业绩正在受到带量采购的冲击。 2020年三季报显示,中国生物制药收入为54.78亿元,同比下滑了19.36%,环比下降14.75%。而去年同期,中国生物制药收入同比增长了13.13%,环比增长了7.5%。 肝病用药是中国生物制药的当家产品与最大收入来源。随着三批四轮国家集采的推进,涉及中国生物制药旗下的多个肝病领域的主要产品,集采的影响也在逐渐显现,其2020年肝病收入大幅缩减。2020年三季报显示,中国生物制药肝病产品收入为8.03亿元,同比下滑52.03%。 肝病药品收入萎靡,抗肿瘤用药也未能扛起业绩增长的大旗。2020年第三季度,抗肿瘤用药收入16.37亿元,同比仅增长8.42%。虽然骨科用药、抗感染用药以及呼吸系统用药的收入增速较高,分别为13.58%、14.61%、35.64%,但由于产品规模尚小,无法挽救中国生物制药的业绩颓势。 不过作为国内的“首仿之王”,中国生物制药在进行创仿结合战略转型的同时也在不断加固自己的传统优势领域,冲击首仿药、难仿药,只做前三仿等策略有利于降低其仿制药产品未来面临的集采风险。 当传统的优势领域受到冲击,投资和许可引进正在成为其新的业绩增长点与创新转型手段。 虽然在创新转型的道路上起步不算早,但凭借其强大的外延合作能力,中国生物制药已有弯道超车的趋势。 许可引进方面,中国生物制药分别与Abpro、Ambrx、Octapharma AG等公司签订协议,引进了双抗、肝病创新药、人血白蛋白等产品。 不仅是许可引进,中国生物制药近年也频频出手投资本土新兴biotech公司。以基石投资者的身份出现在亚盛医药、荣昌生物的招股书中;领投康方生物1.5亿美元D轮融资;出资5亿余美元投资科兴中维推动新冠疫苗项目…… 中国生物制药由泰国正大集团执行副总裁谢炳及其家族掌控,谢炳一手创办中国生物制药并执掌多年,从2015年起,谢炳之女谢其润、之子谢承润开始陆续走上前台,中国生物制药也逐步进入新的时代。 2019年10月,中国生物制药发布公告称,执行董事及主要股东谢炳及郑翔玲分别把拥有的4.5亿股及22.5亿股公司股份,以馈赠方式无偿转让予其子谢承润。转让完成后,谢承润持有该公司合计27亿股,其持股比例达到21.45%。 除了谢承润之外,谢炳之女谢其润同样值得一提。2015年6月,谢炳将董事会主席让给了只有23岁的女儿谢其润。而谢其润在接手中国生物制药公司半年之后,就向外界交出了一张年营收145亿元,利润高达17.78亿元的答卷,成功打破中国生物制药公司以往所有的记录,创下了利润新高。 2020年8月,谢炳辞任中国生物制药CEO,改由千万年薪聘请摩根大通原高管李一担任这一职务。如今看来,李一的加入或将从资本市场给这家老牌药企带来更多的改变。 02 医药界PE“发家史” 同为资本巨头的复星医药和远大医药,则是“买买买”的代表。 成立于1994年的上海复星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现复星医药),是复星集团进军医药产业的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1998年,复星医药成功挂牌上海证券交易所,登陆A股市场,成为上海民营公司“第一股”。2012年10月,复星医药成功在香港完成H股发行及上市,形成A+H股的资本市场布局。 凭借着投资并购,复星医药迅速切入制药、医疗器械、医疗服务等领域。 2009年,复星医药与海外科学家团队合资组建复创医药,开始涉足小分子化学药物研发。 2010年,复宏汉霖成立,开始布局肿瘤、自身免疫疾病、眼科疾病等领域。同年,复星医药与美中互利在香港共同成立合资公司美中互利医疗有限公司,进军医疗器械领域。 2013年,复星医药成立复锐医疗,并收购医疗美容器械生产公司Alma。在扩充医疗器械产品体系的同时,复星医药也实现了国际化首个产业控股收购。 2015年,复星医药与厚朴投资、光大控股及药明康德联合收购美国创新生物药公司Ambrx。Ambrx专注于发现和研发创新前沿的蛋白质药物,开发了包括ADC、双特异性及多特异性抗体药物复合体以及长效型治疗性蛋白等药物在内的管线。对Ambrx的收购是复星医药在肿瘤创新药领域的扩充。 2016年,复星医药并购印度药企Gland Pharma,为其在仿制药领域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 2017年,复星医药收购瑞典呼吸器械公司Breas ,开始布局呼吸医学业务。同年,复星医药收购西非法语区第三大药品分销公司Tridem Pharma,扩大其自主研发的青蒿琥酯系列产品在非洲市场的销售规模。同年,复星医药与美国Kite Pharma(吉利德旗下公司)共同创建复星凯特,切入T细胞免疫治疗领域。 2018年,复星医药投资Butterfly Network,布局智能手机超生成像仪,提升其医疗服务业务可及性。 2019年,复锐医疗收购了以色列医疗美容分销公司Medicak Israel Ltd 60%的股权。 除了收购公司外,复星医药还先后收购了浙江迪安诊断、岳阳广济医院、安徽济民肿瘤医院、和睦家医院、钟吾医院、南阳肿瘤医院等医院,在医疗服务产业领域的布局触达多个城市和地区。 而这近十年来的持续投资并购,让复星医药旗下分公司及控股公司超50家,并且这一数据还有扩大的趋势。收购式扩张使得投资收益逐渐成为复星医药重要利润来源,复星医药也因此被称为医药界的“PE”。 复星医药全产业链的布局,不仅体现在对公司的收购上,更体现在重磅药物的引入和研发上。 2018年3月,复星医药引进新一代TPO-RA药物阿伐曲泊帕(商品名:苏可欣),该药用于血小板减少症的治疗,并于2020年获批上市。2019年,复宏汉霖的利妥昔单抗(商品名:汉利康)获批上市,成为国内首个生物类似药。复星凯特的Car-T治疗也即将在中国商业化。2020年,BioNtech新冠疫苗率先“撞线”,成为全球首个上市新冠疫苗,而复星医药早前对BioNtech新冠疫苗的引入也充分展示了其独到的选品眼光。 复星医药2020年第三季度报告数据显示,在2020年1-9月,其研发费用达18.7亿元,相较于2019年1-9月的12.9亿元的研发投入,增幅达45.5%。主要是对生物药、小分子创新药和进口创新药的研发投入,以及增加对创新孵化平台的投入。自主研发模式的开启,让复星医药又多了展示眼光的机会。 而远大医药作为一家拥有88年历史的公司,其“买买买”的力度比前两家公司更大。 远大医药成立于1939年,2002年加入中国远大集团。2008年,实现港股上市。同年,完成对武汉远大弘元股份有限公司的收购,布局氨基酸生产领域。 此后数年,远大医药开始了其收购扩张之路。 接连收购远大天天明制药和远大富驰医药,布局眼科和化工医药领域的布局;收购武汉科诺生物科技,进入生物农药领域;收购湖北舒邦药业,增强其在药物生产领域的竞争力;与黄石飞云制药成立合营公司,扩充其在中药及药物生产方面的布局;收购华靳制药,增加其在仿制药领域的竞争力;完成对九和药业的收购,增强其对原料药的掌控力;收购德国Cardionovum公司,进入心血管介入治疗领域;对西安碑林药业的收购,继续补充其在眼科药物领域的布局;合营入股加拿大Conavi公司,进入心血管诊断领域;收购旭东海普药业,增强其对针剂药物生产的掌控力;与鼎晖投资斥资近100亿人民币收购澳大利亚医药上市公司社泰医疗(Sirtex)100%股权,远大医药开始进入肿瘤介入治疗领域。 同样,除了收购,远大医药也不忘投资公司和“买药”。 2019年,远大医药通过投资获得印度医药巨头Glenmark公司全球新型复方鼻喷剂产品Ryaltris的中国市场权益。同年,远大医药与澳洲格里菲斯大学(GriffithUniversity)签署独家授权以及合作开发协议,获得全球首创治疗副流感的产品及相关技术的全球开发及商业化权益。此外,还收购了澳洲国家科研大学(ANU)脓毒症药物的全球开发及商业化权益,与其合作研发治疗脓毒症药物。 2020年,远大医药投资了全福生物科技和重庆安体新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将全球首创治疗干眼症的产品BRM421、全球首创用于治疗脓毒症的APAD新药技术收入囊中。此外,还获得了拨云制药开发的眼科全球创新产品CBT001在中国市场的独家生产及商业化权利。 当然,对于国外公司的收购和投资远大医药也没有停下。2020年,远大医药收购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公司OncoSec控股权,获得其全球首创肿瘤免疫疗法产品TAVO。通过投资比利时eTheRNA,远大医药引入mRNA疫苗平台技术,扩充其肿瘤免疫治疗和感染类疾病治疗领域的布局。 然而,看似相近的投资、并购与许可引进模式,但中国生物制药、复星医药和远大医药的却交出了不同的答卷。根据同花顺数据,截止发稿前,中国生物制药市值为1603.2亿港元(约1333.5亿元),复星医药市值为1173.8亿元,远大医药市值为219亿港元(约182.2亿元)。 综合来看,市值差距的背后,更多的是对市场判断能力、研发能力和选品能力的综合考验。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浪医药(sinayiyao)公众号 360°纵览医药全局,365天放送新闻时事,医药资讯轻松一览,
精彩不容错过。

上一篇:Cellarity获1.23亿美元B轮融资 从细胞水平开发创新药    下一篇:没有了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